公告:

温馨提示:收藏导航站,找博娱不迷路!

首页 > 电竞资讯 > 资讯详情

电竞圈的魔幻实现:小城市发展电竞 风口还是泥潭?

  

  外界的质疑和不看好,丝毫没有影响到李彬。

  在采访中,李彬没有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表现出失落。他认为,不同城市有不同的定位,海南要建立国际电竞港,上海要打造电竞之都,北京希望建设网络游戏创新发展之都,而忠县则要成为“西部电竞产业高地之一”。

  他承认,不是任何一个地方都适合引进顶级赛事和顶级战队,“认为高端的研发人才一定要到忠县,这是大家的误解。”相反,小城市做的更像是“飞地项目”,上海这些一线城市对一些企业入驻的门槛高,“而我们不求大,只求有。”

  在电竞这条路上,李彬认为,“忠县不能跟北上广相比,但是在构建电竞小镇概念上,目标是清晰的,方向是明确的,执行是有效的。”

  在他看来,这种效果是多方面的。忠县已吸引1000多名“网红”主播,实现税收超过2000万元。还吸引了几家上海的游戏研发公司落地忠县,并计划建立重庆数字产业职业技术学院,设立电子竞技系等专业,计划从2021年招生。

  李彬认为,当地旅游数据的变化,也与当地发展电竞后带来的关注度有关。2017年忠县举办马拉松,参与人数为5000人,而2018年的人数已经达到了1万人。2017年,到忠县的游客为479万人次,两年以后,这个数字上涨到700万。

  在滕华看来,像忠县这样的小城市发展电竞,也有一定的空间。当地可以因地制宜,选择在产业链上的某一环节提供服务,打造自己的独特性。他举例,一些城市可以在地方做比赛的海选,为当地的电竞选手提供小型的专业场馆。

  一些电竞小镇,在不断摸索中,初步实现了产业的集聚。目前公认走在最前面的是江苏太仓。2016年太仓市政府决定未来5年内投资25亿元建设电竞小镇,这个小镇连接着上海和江苏,数据显示,如今已有24家电竞企业和十余家电竞俱乐部、16家经纪公司、公会团体入驻,业务覆盖游戏节目录制、职业联赛运营与视频直播等领域,从业人员已达到3000多人,发展规模已是目前国内最为成熟的电竞小镇。2017年6月成立的杭州电竞数娱小镇,在2018年11月正式开园,这个号称“全国规模最大的电子竞技生态园区”,建造投资约20亿元,据报道,该小镇成功引入了125家企业。

  但这样的例子太少了。沈梅峰注意到,此前声称要建电竞小镇的几个城市,基本上都“凉”了。2017年5月,芜湖市政府与腾讯公司签订框架协议,共同打造以电子竞技为主题的产业园项目——腾讯电竞小镇。沈梅峰确定的是,芜湖目前已经完全转变了发展方向。而腾讯互娱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透露,目前公司没有参与任何电竞小镇的项目,公司对此持观望态度。

  河南孟州的电竞小镇计划也已经“流产”。孟州的主导产业为装备制造、皮毛化工、生物化工等三大产业,2017年5月,孟州市对外推出了“保税+电竞”的特色电竞小镇项目,并计划投资20亿元。据《中国经营报》报道,孟州方面认为,建设电竞场馆花费高昂,投资风险较高,希望建设以电竞装备制造业为主的特色小镇,但这与合作投资方的思路不符,导致最终夭折。

  对忠县来说,尽管已经花费巨资建起了电竞馆,但高投入低收益是个不争的事实。投资14亿元建设的场馆,何时能收回成本,没有人去算这笔账。此外,忠县也意识到了发展电竞的难处,在接受采访时,当地官员不断强调,要放大电竞的概念,只要是泛文旅、泛数字经济,都可以导入电竞小镇。

  如果电竞最终变成新一轮招商引资的噱头,而缺少完善的产业基础和可落地的产业规划,那依靠电竞来拉动地方经济转型,究竟是不是个伪命题?目前仍存争议。

  “要警惕单纯引入所谓的赛事,没有产业基础作为承接配套,引入赛事反而会成为当地的负担。”吴悠是广州“玖的电竞”的CEO,他来到忠县发现,虽然忠县投入建设了电竞场馆,但是没有看到忠县在产业基础上有建设的动静。

  暨南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胡刚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》,很多特色小镇的发展,往往是有一定的产业基础,在此基础上做大做强。而电竞小镇属于新兴产业,忠县、孟州、葫芦岛等地都没有相关发展基础,属于“横空出世”。

  不少受访者认为,现在尽管多个政府都希望以电竞产业来带动当地产业,但大多数远离电竞主场的小镇将面临生存危机,“高开低走”会成为大部分电竞小镇的最终结局。

  “你有没有想过这个事情未来可能做不成?”

  面对这个问题,李彬不慌:“任何事情都要有人吃螃蟹,吃螃蟹也有被夹手指头的风险,大不了从头再来。”